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融合:化劣势为优势
发布时间:2020/2/12 11:10:13
作者:赵锡羊
来源:本站
阅读量:491

摘要:在Auticon公司,孤独症诊断证明是IT专家的一项入职标准,因为他们工作起来特别专心而且注重质量。

sz.1.jpg

照片:Robert Haas
Michael Opitz(左)和Jürgen Schuch在Auticon公司做程序员。

在Auticon公司,孤独症诊断证明是IT专家的一项入职标准,因为他们工作起来特别专心而且注重质量。

Jürgen Schuch已经学会了表现得和大多数人一样。他明白,大多数人喜欢在打招呼的时候握一下手,在谈话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而且,不要让自己过于真诚。在这一点上,Jürgen Schuch就曾遇到过麻烦,因为他告诉他当时的老板,他不喜欢去他的办公室,因为他办公室太臭了。神经典型人士,如他所言,不怎么喜欢听这种话。Jürgen Schuch不是神经典型人士,现年44岁的他患有孤独症谱系障碍。 “我一天24小时都在演别人,简直筋疲力尽。至于我坚持得怎么样,跟我当天的状态很有关系。”三年前,他被诊断出患有孤独症,生活从此变得轻松了一些。

根据有关统计,百分之一的人患有孤独症谱系障碍,在德国就有80万人,这一发育障碍并非总是能在儿童期或青春期就被诊断出来。例如,Jürgen Schuch就要等到41岁才第一次了解到,自己为什么难以理解对方的面部表情和手势,又为什么不喜欢人群,还总是把人给得罪了。Jürgen Schuch说:“知道自己为什么感觉如此与众不同,对我来讲是一种解脱。”

为什么在工作中会产生如此多的误解,为什么他不得不如此频繁地更换雇主?Jürgen Schuch说,他会先在脑中编程,只有当他想通了一切之后,才会坐到电脑旁。“神经典型人士很难理解,一个明明只是在散步的人,却能比他们完成更多的事情。”有时他是被解雇的,有时他自己离开的公司。两年以来,他在一家能够被人理解的公司工作。Auticon是他的雇主,这家公司雇用且只雇用患有孤独症的IT专家。

Auticon由孤独症男孩的父亲于2011年在柏林成立。该公司目前在全球拥有290名员工,其中210名是孤独症患者。公司在德国有六个分支机构,在慕尼黑就工作着18名IT专家,以及负责人力资源、市场营销和财务工作的员工。

Michael Opitz在Auticon工作了将近一年。他今年29岁,四年前被诊断出患有孤独症。 “这几乎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了,我生活中那些问题的存在不是因为我的失败,而是由于先天性发育障碍。这增强了我的自信心。”他的困难之处在于:卷入新情况,比如和不认识的人谈论琐事,缔结友谊。他不喜欢人群,不喜欢太大声的音乐。

Auticon的特别之处:在IT专家处理客户项目之前,所谓的工作教练会与客户交谈。他会向顾客介绍这名员工,并向顾客解释,例如,他并不是出于无礼而避免目光接触,而是如果他不是一定要注意对方面部表情,他聆听起来会更轻松一些。Jürgen Schuch说:“有了工作教练,就可以把工作环境设计成让我们得到最好发挥的样子。”如果当场遇到了问题,客户可以给工作教练打电话,由他进行调解。

精神科医生Leonhard Schilbach说,孤独症患者大脑中的信息处理方式与其他人有所不同。“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与我们稍有不同。患者并非有意为之,而是生来如此。”2019年6月底之前,Leonhard Schilbach一直是德国慕尼黑马克斯·普朗克精神病学研究所社会交往障碍门诊(Ambulanz für Störungen der Sozialen Interaktion am Max-Planck-Institut für Psychiatrie)的负责人。

Jürgen Schuch喜欢说两个关于孤独症患者的句子。一句是:“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我们来自泰坦(Titan)。” 另一句是 :“如果您认识一个孤独症人士,那么您就只认识那个孤独症人士。”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甚至那些被诊断出患有孤独症的人也是各不相同。Jürgen Schuch就是孤独症患者中的一个,他四岁写出了第一个计算机程序——一个日记程序,因为他正好已经学会了写字。他是从电视剧中得到的启发,然后通过阅读专业文献自学成才,也不过是因为他已经学会阅读了。但是计算机专业的大学学业他却并没有完成。

 sz.1 (1).jpg

照片:Robert Haas
Ramona Öller说,不同的团队使新的创造性解决方案成为可能。

“这是孤独症患者的典型症状,”Ramona Öller说。这位30岁的神经科学家在Auticon担任过工作教练,她目前负责为该公司招募新员工。学位不是成为公司员工的前提。在Auticon,她了解到,孤独症患者通常难以:进行团队合作,在培训班上做演讲,以及在300人的礼堂做报告。Ramona Öller说:“我们关心的是求职者在IT领域能做什么。”

一年半以来,在德国慕尼黑应用技术大学,受巴伐利亚社会事务部长的委托,科学家、孤独症患者和咨询中心的员工一起合作,为德国巴伐利亚州制定“孤独症策略”。精神科医生Leonhard Schilbach说,孤独症患者应该与社会更好地融合,为此,要做的还有很多。“孤独症患者受失业影响严重。”他在几年前曾调查过有多少被诊断为孤独症的人处于失业状态,结果是200名患者中就有40%的人失业。相比之下:今年(2019年)11月,慕尼黑的失业率为3.1%。Leonhard Schilbach说,这就是为什么像Auticon这样的公司这么重要了。孤独症患者非常有主见,具有质量意识,而且能够十分专注于某个特定的主题。“我们需要这些人,以及他们纯粹而真实的世界观。”其他公司也应该考虑一下。

自从知道自己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以来,Jürgen Schuch就不再遭受抑郁症的折磨了。Michael Opitz也说,诊断结果告诉他,他应该做什么样的工作。他竭尽所能结交新朋友,并且已经在期待下一个客户项目了。

文章来源:https://www.sueddeutsche.de
图片来源:见正文
作者:Kathrin Aldenhoff
翻译:赵锡羊(CCABA秘书处)


2020年1月14日


译  评:


近年来,德国慕尼黑应用技术大学受巴伐利亚州政府委托正在制定孤独症支持策略。这类大学与综合性研究型大学的区别就在于其研究成果的实用性。从文中介绍的Auticon公司员工尤尔根•舒赫(Jürgen Schuch)这名孤独症谱系障碍患者的经历可以看出,公司给孤独症人士提供了一个和社会连接的平台,通过公司配备的工作教练居间协调与社会对接,推动孤独症人士融入社会,比较好的解决了孤独症人士与社会脱节的问题,具有较大的推广和应用价值,为德国慕尼黑应用技术大学制定孤独症策略提供了扎实的基础案例。

孤独症和IT专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在Auticon公司却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孤独症是入职Auticon公司IT专家的前提,即非孤独症不能进入这家高科技公司任IT专家,因为这些孤独症人士工作起来特别专心且注重质量。该公司大多数员工都是孤独症人士,孤独症人士较高的专注度和质量意识,在保证公司工作效率的同时,也保障了工作质量。正是这种价值体现极大开发了孤独症人士的工作潜力,并使得他们可以和大家一样参与社会生活,甚至享受其中。

孤独症人士职业和社会生活质量的提高,并非无法可循。首先值得称道的,就是Auticon公司、孤独症员工和非孤独症员工都非常明确地知道孤独症员工的孤独症身份,这种明明白白的孤独症身份认同,极大的提升了孤独症谱系障碍人士的自信。当然,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正如文中所说,是尤尔根•舒赫通过准确的医学诊断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孤独症身份,他恍然大悟、如释重负,原来先前坎坷的职业生涯,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是孤独症的缘故。在这些基础之上,凭借专业能力和孤独症诊断证明,尤尔根•舒赫才得以入职Auticon这一能够提供合适工作环境的公司。公司和员工之间得到了较好的匹配,员工精准地发挥所长,为公司为社会创造价值,形成双赢甚至三赢的局面。与此同时,公司也在工作上给予员工亟需的理解和关怀。作为孤独症“达人”,员工不仅不必再受误解和非议,反而还可以堂堂正正地享受专为孤独症人士创造的工作条件。此外,在公司工作的残障人士也清清楚楚的知道健全人是知道他们是孤独症人群的,因此在人际交往中,也就是在非健全人和健全人交往时,非健全人获得的是一种完全平等的而不是被歧视的不平等态度。

他山之石值得借鉴。实际上中国政府也高度重视残障人士社会融入工作,以康纳洲孤独症家庭支援中心为例,精协温洪主席广纳贤才殚精竭虑:这里不仅有充满爱心的老师们精心训练陪伴孤独症孩子,帮助孤独症家庭,机构还吸纳包括听力和肢体障碍人士来公司就业,开展线上线下服务和国际交流,许多孤独症孩子家长和志愿者也都为机构尽心竭力发挥各自专业特长,康纳洲正在逐渐成为点亮中国孤独症家庭的希望之光。

从国际统计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孤独症人口以百分之一计约1400万人,即使再打一半折扣中国也有700多万孤独症患者,一家以三口人计算影响人数达两千多万人,实际上孤独症对患者及其家庭亲友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涉及的人数则远远大于两千多万。如此庞大的人群基数及其产生的社会影响不可小觑,政府和社会各界应加大力度持续给予高度关注。政府、精协、科学家、孤独症患者和类似于康纳洲这样的家庭支援中心通力合作,为国家为社会寻找摸索制定出适合中国孤独症状况的应对方略是我们这一代人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2020年2月12日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

分享到:
【打印】 【关闭】
问答
联系我们
微信
访问新浪微博
返回顶部